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金多宝专家35677论坛 > 金多宝专家35677论坛

王欢来:文化创新是深圳 工艺礼品产业发展核心动力


发布日期:2019-10-05 09:27   来源:未知   阅读:

  1993年,我从天津汉沽来到深圳。当时,很多人认为深圳缺少悠久的历史文化遗存,并不适合艺术家发展。其实,经济成就部分遮盖了深圳文化成就的光芒,从四面八方而来的移民,带来了他们各自传统的地域文化,在此碰撞交融、生根发芽,形成了全新的深圳移民文化。而我也是众多移民中的一员,我将“汉沽刻字艺术”带进深圳,融入深圳,让它在这片沃土上绽放新的色彩。

  1954年出生于天津汉沽,1975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版画系,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深圳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副会长、深圳市工艺礼品行业协会艺术总监、深圳市高层次专业人才。书法刻字作品“大型平屏风秦文公石鼓文”荣获2001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金奖,版画作品“盐城之夜”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书法刻字作品《天道酬勤》荣获广东省第三届工艺美术精品展金奖和第二届文博会工艺美术精品奖。

  1954年2月,我出生于天津汉沽。汉沽是一个崇尚文化的地方,尤其对画画的,更是多了几份尊重。汉沽不仅是我的故乡,也是我艺术生涯的起点。我的父母乃至祖辈,没有一个是舞文弄墨的,甚至,在我学画的最初阶段,父母对我学画是不支持的。因为穷,没有钱买画纸、笔和颜料。然而,倔强的我还是坚持去文化馆看画,学画。

  最初,我只是趴在文化馆教室的窗户上,看着老师教画,看着别人习画。常常一待就是一个上午,甚至整整一天。后来,老师被感动了,允许我进屋听课、看画。正是这种坚持,父母最后同意我学画了。那时候,我常常纠结的是,攥着父母刚给的五分钱,是去买纸,还是买墨?有了父母的支持,有了老师的指点,我犹如一匹欢快的野马,驰骋在艺术的广阔天地里。

  1972年,天津五·七艺术学校(现天津美术学院)恢复招生,考虑到美术教育的特殊性,除了招收工农兵学员之外,还特批招收少量中学生。为此,学校负责招生的老师,几乎跑遍了天津所有的中学,汉沽虽偏远,但也不例外。当招生老师来到我所在的中学,被校园里的一幅大型壁画所吸引,而这幅画的作者就是我。于是,他们把我找去,问话、笔试、复试,最后政审,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经过层层筛选,我非常幸运地成为了天津美院恢复招生的首批大学生。

  当年,美术专业在整个汉沽只招两名学生,我是其中之一,我也是我们家族的首位大学生。我们整个班级有36名同学,年纪最大的已经32岁,而我刚满18岁,是最年轻的。这让我有点得意,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压力。压力最终转化为学习的强大动力,我认真跟随老师学习,虚心向同学请教,在天津美院学习的三年,是我一生中美好的时光。

  1975年,我们班的毕业创作展专场在天津美术学院主楼大厅举办,这是当年津门画坛的年度盛典。撤展时,我提供给学生习作展的写生和色彩画展品全部失窃。不知是一种偶然,还是哪位有雅趣的小偷独具慧眼,在所有同学中唯独我的作品全被偷走。当时觉得别人是因为喜欢我的作品才偷,内心还有点小窃喜,但现在想起来却是满满的遗憾。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故乡汉沽,任职于汉沽文化馆,先后担任副馆长、馆长职务。区、县一级文化馆的职能,就是推动群众文化艺术工作,发现和培养基层的艺术人才,并组织和指导基层的艺术群体创作。汉沽版画和汉沽刻字艺术其实是一对孪生兄弟,都综合嫁接了多种艺术门类的特色,使之成为一种艺术品,只是版画侧重于“画”,而刻字则偏重于“字”。我是版画科班出身,汉沽又具有版画木刻的群众基础,于是,我便选择版画和书法刻字作为突破口来打造汉沽群众艺术的优势和拳头产品。

  看着这一座年轻的城市,到处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我寻思着这是一个做文化项目的好地方,当时就萌发来深圳发展的念头。

  1990年,“汉沽刻字艺术”在北京展出,这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场艺术盛典,中央电视台等多家媒体予以报道,汉沽艺术再一次名扬海内外。

  北京展览结束后,有人问我一幅展品值多少钱?我说没卖过。于是,我们就艺术品如何做成礼品,又如何形成商品化经营,进行了一番探讨。在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下,汉沽书法刻字赴香港参加公益捐款性质的艺术品展会,赴广州参加首届中国艺术品博览会。每次展览,都好评如潮,求购者众多。由此,我总结发现,汉字作为一种文化符号,一旦成为艺术品的载体,自然承载着更多的中国文化的元素和内涵,也更容易批量化、礼品化和市场化开发。

  随后,当时的深圳市宝安县文体局联系上我,希望通过书法刻字艺术的合作,共同开发礼品市场。双方一拍即合,第一个订单就达到80万元。在深圳考察期间,看着这一座年轻的城市,到处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我寻思着这是一个做文化项目的好地方,当时就萌发来深圳发展的念头。

  1993年,南山区打出“文化南山”的口号,我作为文化人才被引入南山。南山区专门成立南山书法刻字艺术院,聘请我担任院长,给事业编制,给办公经费,并可按市场规则运营公司,这种因人才设岗的举措在深圳可谓开风气之先。正是在各方合力的推动下,我来到深圳,转型下海经商,从一个文化干部转型为文化商人。

  南山书法刻字艺术院,与其说是企业,还不如说是培训学院。当时,有许多年轻人、艺术爱好者来学院学习。现在深圳的艺术人才,特别是刻字装潢艺术人才,大部分在南山书法刻字艺术院培训过。担任院长期间,我结识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艺术界的名家大师,那时候深圳还没有什么文化产业,我们除了艺术交流,还探讨文化产业发展、艺术品怎么商品化、怎么形成文化产业等,与名家大师的交流使我受益匪浅。

  跃入商海后,凭借自己的艺术功底和广泛的人脉,也凭着挖掘和经营“汉沽书法刻字艺术”积累的丰富经验,企业经营效果不错。我们通过承接布吉公园的文化碑林项目,获得了良好的口碑;并由此进入深圳市福田中学、深圳市南山外国语学校等校园,引领了当时校园文化营造的新潮流,开启了一片艺术品经营的新天地。

  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捐赠大型刻字作品《汉魂》。这件作品由我设计创作并参与刻制,前后刻了两个多月。汉魂,中华魂也,国魂也。《汉魂》以隶意为主,隶楷相间,刀法结构严谨,字体端正古秀,朴实丰茂,用特有的艺术语言建立起自己的艺术世界。《汉魂》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都能完美地展现中国的传统文化。除此之外,我还参与了“诗词碑林”“中国名人名联碑林”“香港驻军法”等一系列有重大影响的刻字作品大型项目。

  2001年,我被聘为深圳大学客座教授,为学生讲述书法、雕刻、绘画、装饰等众多艺术门类。我还曾为深圳大学的外国留学生讲授书法,从汉字演变过程,讲到汉字魅力;从汉字结构美,讲到汉字鲜活性;从隶书书写,讲到书法创作的个人情感。让留学生通过认识汉字、认知汉字,充分领悟汉字的起源,更好地了解中国文化。

  我们将深圳的工艺美术提升到更高水平,香港马会开奖结果,从而形成深圳在工艺美术与文化礼品行业的话语空间,奠定了深圳在工艺美术领域与礼品行业全国领先的地位。

  我曾在广州参展,看到现场最引人关注的就是一些传统手艺做出的工艺礼品,很多民间艺人的绝活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改革开放初期,我们这些搞艺术的没有工艺礼品这个概念。随着经济发展,我慢慢意识到深圳的工艺礼品市场正在逐渐形成,市场需求越来越大,手机最快报码现场直播深圳本土厂家越来越多。

  经过多年的发展,深圳工艺礼品产业已具相当规模。到2001年底,全市有工艺礼品生产企业1700余家。当时,深圳很多礼品公司都是“按需生产”,即市场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礼品公司的产品都是包罗万象,同类产品竞争激烈,仿制品泛滥,低价竞争情况严重。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提出成立一个组织来为大家服务,可以起到政府与企业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桥梁纽带作用,以创新、平等的精神为会员企业服务,促进企业之间的互助、共赢,从而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而这个组织就是深圳市工艺礼品行业协会。

  2002年6月,在市政府相关单位的指导下,深圳市工艺礼品行业协会成立,是由从事工艺礼品生产、研究、经营、销售的企事业单位、个人及其有关部门、相关社会团体自愿组成的非营利性具有产业性质的经济团体组织,是经市民政局登记注册的社会团体法人。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这是全国第一个工艺礼品行业协会,当时在全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各地区纷纷效仿成立地区工艺礼品行业协会,协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作为创始人之一,我在深圳第二届全国文化产业博览会上推动设立工艺美术展厅。我们将深圳的工艺美术提升到更高水平,从而形成深圳在工艺美术与文化礼品行业的话语空间,奠定了深圳在工艺美术领域与礼品行业全国领先的地位。

  众所周知,深圳本土几乎没有工艺美术大师,也没有一些历史流传下来的产品和技术,行业的发展只能借鉴、融合、创造。深圳的技术创新是全国领先的,比如玉石和金属材料结合的工业礼品,就是出自于深圳,当时创造了很大的经济效益,几乎所有的企业都生产这类产品。企业不去创新就会落后,做出来的东西就没有人买,在我看来,深圳工艺礼品行业的发展正是深圳发展的缩影,速度快,创新多。

  2008年,深圳被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授予“中国工艺礼品产业基地”光荣称号。同时,深圳市政府在人才引进、人才培训、行业发展等方面都给予协会很多指导和政策支持,例如大师工作室补贴、企业参展补贴、不定期举办各种展览,这在很多城市都是没有的。一直以来,深圳工艺礼品行业都以自主创新为驱动力,重视自主知识产权、富含文化内涵和高附加值,成为深圳优势传统产业和文化产业之一,是国内现代工艺礼品的创意、研发、设计、制造、物流基地,位居全国同行业首位。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其间可供挖掘、整理的民俗文化素材不可胜数。市场需求是可以创造的,消费也是可以引导的,礼品行业应该更多样化,并向多领域扩张,才能激发市场容量。在深圳工艺美术圈,我最擅长的就是以家居文化饰品作为切入点,以木版刻字为基础,以石、木、金属组合为技术工艺,开拓实用而广阔的、以文化为导向的礼品市场和家饰市场。我曾主持开发“秦汉风采”“大唐风韵”“大清风度”“汉字风潮”“民俗风情” 五大系列产品以及文化钟表系列、文化壁饰系列、文化花插系列、艺术摆件系列、文化灯饰系列,这些都曾引领深圳礼品行业和家饰行业一时之风尚,并形成了颇具深圳特色的一个文化产业集群。

  深圳工艺礼品在其发展的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在全国同行业中占据主导地位。我们通过打造协会这个平台,将行业做大做强;但商业化的艺术,其目的是商业利益,从艺术角度来讲,那只是产品,而不是艺术品。我认为,文化创新才是深圳工艺礼品之魂,也是深圳工艺礼品产业得以发展的关键。基于这些思考,在我60岁的时候,我决定回归艺术本身,潜心创作出更多更好作品。

  曾经人说年轻的深圳是“文化沙漠”,其实,深圳是一座重视文化建设的城市,各种文化场馆齐全。深圳读书月、深圳设计周、深圳“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每年频密的文化活动一个接一个。我从1993年来到深圳,至今已在深圳生活26年,我能感受到这个城市越来越浓郁的文化气息与氛围。

  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在东西文化、内地与港澳文化,以及中国和海外文化的交流当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汇聚了各种资源。由此,深圳吸引了无数艺术家到此闯荡,国内外著名艺术家大都在深圳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为深圳工艺礼品行业的整体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其实,无论是大芬村普通画工,还是艺术名流,大家一同构成了深圳一种特有的文化现象。正因为有了他们的不懈奋斗,才有了深圳文化产业的发展和博览会的辉煌。